志愿军家属迎接遗骸回归:就像看到爸爸回来了

10多位志愿军烈士家属昨天下午专门去花店预订了花篮儿。花店老板听说家属的来意,特意以进货价制作了两个大花篮。“我也知道这两天烈士回归,尤其作为沈阳市民,我们都很欣慰,我父亲也是当兵的。”花店老板告诉《法制晚报》记者。

经历了一夜春雨洗礼的沈阳,今晨被雾气笼罩,能见度只有百米左右,空气中仍夹杂着冬的寒意。今天上午8点40分许,写着“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永垂不朽”的两个花篮由志愿军烈士的后代缓缓抬入陵园,花篮后面跟着的家属手捧亲人的遗像,神情凝重。

延续了60多年的哀思

“我们怀着极其沉痛的心情来到抗美援朝烈士陵园,哀悼我们的亲人。60多年前一场残酷的战争,夺走了他们年轻的生命,当时我们还年幼,60多年来我们没有一天不怀念我们的亲人。”上午,敬献完花篮,康明站在纪念碑下宣读了祭文后,所有英烈后代对着纪念碑三鞠躬。

“亲人们,我们回家。2014年3月28日是个特别的日子。60多年前父辈为了祖国的未来,踏上了不归的征程,给我们留下了无尽的哀思。今天我要告诉您,您的重孙都两岁了。”烈士家属邓其平说,叶落归根,以后我们不出国门就可以悼念我们的亲人了。

邓菊平手捧父亲的遗像说:“您终于回来了,我们终于有祭拜您的地方了,盼着您早点入土为安。”

“爸爸,回家吧。”英烈李树人的后人泣不成声,对着纪念碑问,“400多具遗骸中,有你吗?如果没有你,那他们都是你。”

“二伯,昨天感受到一股风把您送回来了,听着别人都喊爸爸,我心里在流血。您没有留下孩子就牺牲了,我就是您的女儿,您就是我的爸爸。”家属韩晓燕说。

家属在祭拜现场几度放声痛哭。一位家属的“喊话”让现场气氛再次凝固:“让我们远离战争,珍爱和平!”

最后,家属在纪念碑前进行了跪拜。

“就像看到我爸爸回来了!”

和其他在场的烈士家属一样,父亲赴朝鲜战场时,邓其平尚年幼,仅两岁多,妹妹邓菊平还在母亲肚子里,而邓其平却记得慈爱的父亲。

昨天,邓和平、苗务才、康明等家属一大早就来到陵园门口,准备迎接“亲人”回家。

“之前我都想好了,想着到时候尽量控制自己的情绪,别出声,默默地看看爸爸就行。”在没有看到灵车之前,邓其平如是想。

他说,因为有好多家属、记者、警察在,怕影响不好,也怕给周围的工作人员添乱,本来看见灵车就想一起喊“欢迎亲人回家”的想法也取消了。

从上午8时起,一直等到中午时分,灵车在众人的期盼中,姗姗而来。437具遗骸在礼兵护送下,被分装在20多辆军用卡车上运抵抗美援朝烈士陵园。

当从远处看到第一辆灵车缓缓驶来时,在场的家属都在尽量克制自己,想使劲压抑住自己几十年寻亲路的辛酸。

“我当时看到哥哥难受得不行了,但他想憋住,脸都变形了。其他家属也差不多都一样。”邓菊平告诉《法制晚报》记者。

终于,对父亲60多年的思念,在第一辆灵车驶近邓其平的那一刹那“决堤”。他是家属中第一个放声痛哭的人。

英名墙将镌刻烈士姓名

公开资料显示,共有18万余名中国人民志愿军在朝鲜战争中牺牲,他们中大部分安葬在朝鲜。而此次魂归故里的志愿军烈士当年散葬在朝鲜半岛“军事分界线”以南,多年来由韩方发掘、鉴定并安葬在韩国京畿道坡州墓地。

为了迎接志愿军遗骸回家,沈阳抗美援朝烈士陵园进行一系列的改扩建工程,其中最重要的就是修建抗美援朝烈士纪念广场。

按规划方案,在陵园烈士纪念碑中轴线以北160米处,建设直径约60米、深3.6米的下沉式建筑风格纪念广场,广场上修建镌刻着抗美援朝志愿军烈士姓名的“英名墙”。

另外,还要修建可安葬900具志愿军烈士遗骸的设施,除此次安葬437具韩国送还的志愿军遗骸外,其余是预留的。

家属称遗骸或10月下葬

昨天迎回家的437位烈士“忠魂”,何时入土为安也牵动着无数人的心。

邓其平、邓菊平姐妹的父亲邓仕均是中国人民志愿军63军187师559团团长,曾参加过腊子口、平型关等100多次战斗,12次负伤,是9次荣获“战斗英雄”“特等战斗英雄”称号的英雄团长,血洒洪川江。

“我问了官方,给出的答复是初步定在10月下葬。”邓其平告诉《法制晚报》记者。

从山西太原赶来的韩晓燕介绍,她的伯父叫韩启明,曾是志愿军的一名团政委,就牺牲在韩国境内。

“无论伯父是否就在这些遗骸中,我都会来祭拜。希望有朝一日能进行DNA比对,找回亲人。”她告诉记者。

“我了解了,应该从技术上来说不存在问题。我们也跟官方提出过,他们现在也答应我们有机会就做这件事。”邓其平告诉记者。

本版文/记者温如军

(编辑:SN086)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