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冒充国学大师弟子办私塾 孩子不听话就开打

4月20日记者探访时,学生们的晚餐是炒土豆和面条(右图),但张利民吃的是厨房单独做的四菜一汤(左图)
4月20日记者探访时,学生们的晚餐是炒土豆和面条(右图),但张利民吃的是厨房单独做的四菜一汤(左图)

近日,朝阳区\”海印蒙学\”国学私塾的先生被家长爆料称打孩子。《法制晚报》记者暗访发现,这个私塾位于朝阳区一处别墅中,每个孩子每月收费6000元。

这位自称国学大师南怀瑾弟子的私塾先生直言,自己并无办学资质,收学费也无收据发票,学生不听话会被用\”戒尺\”惩罚。记者核查发现,私塾先生自诩的多种身份均不实。

目前,朝阳区黑庄户乡政府科教文体办已联合安监、卫生等部门对私塾下了整改要求。朝阳区教委表示,肯定会对该黑私塾进行查处。

家长爆料 儿子进私塾自称被先生打

去年10月,家住亦庄的肖女士每月花费6000元,将儿子乐乐(化名)送进朝阳区的\”海印蒙学\”国学私塾学习传统文化。私塾的\”先生\”张利民自称国学造诣很高。

据肖女士介绍,乐乐被送进私塾后,实行全封闭式教学,为给孩子\”化性\”,三个月不能接也不能看。三个月后,肖女士想接孩子回来一天,但被拒绝,\”我越想越不对劲,直接去私塾把乐乐强行接走了\”。

回家后肖女士发现乐乐腰部有伤痕。\”他说这是先生让两个大孩子管教他给摔伤的。\”肖女士说,孩子还说此后先生让他趴在床上,用戒尺打屁股,如果喊疼就打伤口。肖女士随后还发现这家私塾根本没有办学资质。

记者暗访 私塾\”藏\”别墅无消防设施

4月20日和4月25日,记者以家长身份拨通了\”海印蒙学\”国学私塾\”先生\”张利民的电话。他显得很警惕,一直追问记者:\”你是怎么知道我的?\”直到记者说出孩子的年龄和住址,张利民才同意探访。

按照张利民发来的短信,记者来到了位于朝阳区黑庄户郎辛庄北路58号的扬州水乡小区,\”海印蒙学\”国学私塾就设在一处三层别墅内,门口并没有看到任何和私塾有关的标识。小区门口的保安和多位居住了十多年的居民均称从不知道里面有个私塾。

这幢别墅有一道大铁门和一道铁栅栏门。记者两次探访铁门都紧闭着,铁栅栏门上有一把大铜锁。得到张利民允许,工作人员才让记者进入。

交谈中两名孩子被允许出去了一次,守在别墅外的另一名记者询问了孩子两句。回到私塾后张利民得知了此事,训斥两名学生:\”不能告诉任何人你们在学什么!\”

张利民的办公室位于别墅一楼,正对着大门的是二十平米左右的大厅,供孩子们上课。

二楼是孩子们和老师居住的地方。每个房间里都挨着墙摆满了架子床,小男孩住的十多平米的房间里摆了6个架子床,还有一对双胞胎挤在一张小床上。三楼是几间教室。

整个别墅里,记者并未看到灭火器等消防设施。蔬菜就放在厨房和别墅主楼中间的过道里,厨房冰箱上、桌子上堆满了杂物,白色抹布上满是油污,已经变成了黄色。

学生土豆面条先生四菜一汤

私塾里只有大班和小班两个班,共15个孩子,最小的3岁,最大的14岁。据张利民介绍,孩子们每天早上五点起床礼孔、跑步、吃饭、上课,每节课的时间、内容全由老师自己决定,张利民并不亲自授课。

张利民称,自己非常反对孩子在学国学的同时学习英语,但家长一再要求,就请了一位英语老师,每个星期只来上一天英语课,私塾内也未开设数学课。

他介绍,\”私塾里算上我一共有十个老师,包括两个做饭的。\”当记者问及老师们的资质时,张利民没有正面回答,只是说:\”做国学的不需要多高的学历,来到我这里的老师都是已经研究了十多年的\”。刚才教音韵的老师是山东某中专的语文老师,每周一半时间在北京,一半时间在山东。

4月20日下午六点,正好赶上了私塾的饭点,一盆面条,一盆炒土豆就是孩子们的晚餐,还有两个男孩在分食中午剩下的凉米饭。

而张利民吃的是厨房单独做的四菜一汤–红烧茄子、白菜粉丝炒鸡蛋、青椒杏鲍菇、香菇油菜,还有一盆汤面。

\”先生\”自述 是川大研究生为南怀瑾弟子

在办公室谈话时,张利民自称\”老道\”,还拿出了收藏的各种各样的道袍向记者展示。他自称生于1968年,早年曾在西北地勘局工作过,后来去学佛、修道、修密宗,最后一直研究国学至今。

\”我的资历没几个人能达到,本科在华东地质大学核工业专业,还是四川大学宗教所陈兵的研究生。作为国学教育的领导人,我已经研究国学18年了。\”张利民显得有些自豪:\”我还是著名国学大家南怀瑾的弟子\”。

办学四年无资质收费无收据发票

当记者提出要看一下办学手续时,张利民直言:\”我这里没有营业执照,私塾的资质,国家根本不给办,我在北京办了4年私塾,一直都没有办学资质。\”

就是这个没有资质的私塾,收费却很高。\”每个孩子每月交6000元,最少三个月一交,如果家长手头宽裕,最好一年一交。交现金或银行转账都可以\”,张利民坦承,\”我不开收据,也没有发票,全凭心中的\’君子协议\’\”。

\”孩子不听话肯定要收拾我就打屁股\”

记者在张利民的办公室内见到了两根\”戒尺\”,均有一尺多长,\”戒尺\”前端已经裂为几瓣。

对于肖女士曾提及的孩子被打一事,张利民一边用戒尺击打自己的手心,一边告诉记者:\”孩子不听话肯定要收拾,我就打屁股,但是这个看起来吓人,其实打下去是不疼的。我希望把孩子送过来以后,家长就什么都不要管了,这样最省事。\”

但记者在手上尝试,\”戒尺\”打下去整个手掌疼得发麻。记者拿出手机想拍照时,张利民马上把\”戒尺\”扔进了垃圾桶,说这个不能拍。

前任老师 他曾脚踹孩子自己看不惯离开

记者近日联系到一位从\”海印蒙学\”国学私塾辞职的杨老师,这名老师称自己是由熟人介绍进去教书的,但实在看不惯对方的教学理念和教学方法,只待了一个星期就辞职离开。

\”他们经常训斥和打孩子。\”这名老师称,自己曾在张利民屋外听到他命令一名不听话的学生下跪忏悔。训斥孩子时,张利民还曾用脚踹孩子。

杨老师称,\”我实在看不下去了,这私塾里面的人经常吓唬孩子,把孩子吓得灵气全没了!\”

核实川大陈兵教授:他不是我的研究生

根据张利民所述,记者5月4日联系了四川大学道教与宗教文化研究所的陈兵教授,陈兵教授明确表示:\”张利民没有四川大学宗教研究所的研究生毕业证和学位证,不是我在川大的研究生。\”

太湖大学堂:南怀瑾不收弟子

国学大师南怀瑾2006年在苏州创办了太湖大学堂,这也是他生前暂时居住与传道的地方,现称吴江太湖国际实验学校。学校教务主任侯女士表示:\”我在学校里十几年,从来没有听说过先生有个叫张利民的学生,南老师以前公开讲过,他没有学生,南老师也在很多著作里写过不收弟子。\”

在听闻张利民用戒尺惩罚学生后,侯女士很惊讶地说:\”我们对孩子都不会大声说话,戒尺在我们这里根本不存在,学生每日午餐都是三素一荤一汤,南老师在世的时候就是这样\”。

进展乡政府下整改要求

4月30日,朝阳区黑庄户乡政府科教文体办联合安监、卫生等部门去到张利民的私塾进行检查,向张利民下发了消防监督检查等整改要求。

相关负责人陈女士告诉记者,\”这个私塾确实属于非法办学,我们会上报到朝阳区教委,由区教委处理。除此之外,这个学校也没有灭火器,人员没有健康证。\”黑庄户乡政府科教文体办的张女士称:\”我们并无权取缔这个私塾,只能上报给有关部门。\”

今天上午,朝阳区教委社会力量办学管理科相关负责人表示,私塾属于非法办学,肯定会对该黑私塾进行查处。

追访黑私塾暂停上课

今天上午,张利民告诉记者,乡政府检查后私塾已经暂停。他称自己并未公开招生,只是帮朋友看孩子,都是朋友主动并自愿将孩子送来,“钱也都是朋友愿意给的活动经费。”

他否认自己打、踹孩子,“孩子不听话打屁股这应该是正常的,戒尺只是用来吓唬的,我只是用手轻轻地打屁股。”

对于身份问题,张利民表示,自己确实没有从四川大学宗教研究所毕业,但曾到四川大学听过陈兵的课,算是他的学生,也认识他本人。张利民还称,自己也曾追随南怀瑾听过他授课,虽然没有拜过师,但也算是南怀瑾的学生。 文/实习生任一陆记者任佳蒋桂佳魏妮

(原标题:“海印蒙学”国学私塾 藏身小区无办学资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